悲催的睡不着觉的深夜的胡思乱想

  今天很悲催的两点半被别人的闹钟吵醒了。。。

  于是再也睡不着了。。。

  于是我就拿着新到的卡片机到楼顶拍西大的夜景去了。。。

  其实卡片机也能拍出不错的效果的。。。
21栋楼顶

  上面的图是刚才三点多到楼顶拍的,突然觉得西大的夜景,其实也不差。。。

  我并不是什么专业摄影的,甚至,我连算不上一个“拍照”的爱好者,还记得以前出去活动什么的我爸爸让我帮拍照,我都不怎么喜欢去拍的。而且,我也不懂得什么拍照的要素,完全就是随性,想怎么拍怎么拍。但是看着这张照片,效果也貌似不算差。

  其实我很纠结于为什么的那么多人迷信单反,很多普通人没摸索过简单的构图,也搞不清楚对焦,也调节不到适当的ISO和快门速度的值,就一味的去追求用单反,这个即便有了不也是对单反的糟践么?当然了,有部分人是专业需要那又得另当别论。还记得去北海那时,看到一个装备相当齐全并且专业的“摄影师”,各种镜头铺满了,然后偷偷瞟了一下他拍的照片,实在是我这种外行都能感觉到差。

  在人人的“我们都爱玩摄影”小组里面有篇文章叫做《单反的迷信》,里面有这么一段话“现在大家太过于迷信单反,认为单反就是专业相机的代名词,用上了单反就是很专业的了。在这里且不谈摄影这门艺术与使用器材是否专业的关系,只是觉得如果只是狭隘的认为专业相机就等同于单反,未免会失去使用其它相机的乐趣。”然后还列举了很多专业性的单反和双反、旁轴等等的对比。

  也许,更多的暴发户追求单反,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的虚荣心罢了,现在很多厂家正是看中了这一点,进而在商业宣传上把单反神话,给人们灌输“只要有了单反就能拍出好照片”“有了单反就跟专业摄影师平起平坐”的理念。

  改革开放以后,人们终于摆脱了“共产主义”的理想,却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有信仰、不再有传统文化、不再有千古流传下来的美好价值观,只得把金钱作为唯一的信仰、唯一的追求。我不禁纳闷儿,真正的为“公”,究竟是在“公”保障“私”的情况下让个人发自内心的去保障属于每一个人的这个“公”,还是在完全废除“私”之后让每一个人不得不去保障他最终剩下的“公”?现在这个社会,似乎对于这个问题,将永远没有答案,因为这个“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”已经比“资本主义”更加“资本主义”了……

  虚荣心的作怪,加上改革开放的“机遇”,使得不管是单反,抑或是其他,都变成了普通人表明自己“不普通”的工具。(继续重申一下,专业需要的除外)。

  我突然想起磊哥给我说过的例子,在平常大伙儿踢球的时候,看着那种装备非常完备而且专业的,一般只有两种人,一种人是完全不会踢的,一种是确实很会踢的,其他更大一部分人,是根据自身需求,偶尔补充一些专业装备。对于前一种,他们的装备往往都是特别新的,纯粹是看着球星怎么着他就跟着怎么着,然后其他的一概不会,此乃炫富的一个分支罢了。另外一种,虽然装备专业,但是会有很多磨损,这种就是很会踢经常踢的那一种了。

  貌似这种出现这种情况的,还有很多地方,不仅仅是球场上,在如今这个社会,会有更多这样的人。这究竟是那些人的悲哀,还是我们其他人的悲哀,亦或是整个社会的悲哀呢。。。

文章目录
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