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压榨记录第十三天

  今天其实基本上就是在那些社区里面晃荡,找合适的地点和人物去谈合作的。有一说就点头同意的,有想合作但是没权利拍板的,也有那个怎么也啃不下来。这几种都算不错的(包括那种啃不下来的),但是最令人气愤的是那种说一套做一套的搞潜规则的,今天碰上好几个还是单位社区的弄这种(不点名了,怕人家告我去~)。

  我进到一个社区,走走看看发现有蛮多广告。有贴楼道、贴墙壁的那种小广告,也称牛皮癣;也有那种做得很精美的那种正式的平面广告。于是我就找到社区的物业,问他们一般在这里打广告是怎么个资费、安排在哪个地方等等。结果他直接回绝了,好话说尽依然无果。这本来也是正常之事,不过他说了“我们这里是‘文明小区’,任何广告都不能放的”,NND周围一圈广告他睁眼说瞎话。

  我问他那些广告是怎么回事,他说那是因为贴的时候没看见,看见了肯定撕下来。我日错,那么显眼的地方说看不见。我继续侃他,那我现在告诉了你那里有,去摘下来咧~。他说过几天就摘,我笑着跟他说:“我上次来是另一个人答复我的,说两天就要拆了的,现在都一个礼拜了啊,还在呢?”,其实我本来也没进去认真逛过,不过看他那样子就气的慌,玩玩他。他一下就脸色变了,“我们社区的事情不用其他人来管!”“要不这样,我今天反正也有空,我去帮你摘下来了,我技术很好的,撕广告不留痕的。”说完我就走过去要摘。他一把拉住我(狐狸尾巴露出来了)“你干嘛?!”很紧张的样子。反正我过几天就不干了,干脆就跟他玩玩。半笑半威胁着“啧啧啧,你们这里管理不大到位啵,你们那个单位有电话是咩,我去反映一下算了,你们对社区居民都不负责的~”他又气又恼“你克咧,这凯是XX局X局长的XX亲戚挂哩,你克单位讲也没有用,你再乱搞我喊保安赶你出克!%!*&$^#$%##”(省略脏话三句),然后就赶我走了。

  哈哈,不错,能把这种人惹毛了心情不错~,可不是我心理有问题啊,见到这种东西人人得而诛之。MD,既然潜规则给挂牌你就明码标价出来什么价位收多少钱嘛,藏着掖着更糟恨。中国的关系社会早已深入到各个阶层的内心深处,这就是所谓的劣根性。我是没有办法去改变了,唯一能做的就做好自己。谈什么和谐社会,都是写表面东西,真正和谐了地球也不在了。我记得一位法学教授在讲课时问下面的人“你们都说支持法治社会,这很好,不过请你们考虑一个问题,如果你以为亲人犯罪了,你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回忆寻找一个在法务圈的朋友的请举手。”结果没有谁是敢举的。

  常常有人告诫我,既然社会是无法改变的,那么就去适应它。我没有不适应它,我正是因为适应它了,所以才敢光明正大的指出它哪里哪里有问题。XXX说过要开放民意传送道路,这种没法改变的东西你听民意有屁用,而且你GFW管那么紧还谈毛民意畅通。社会啊,你的潜规则太多,怕是积重难返咯~

  今日薪金:10

文章目录
|